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一个从古至今的故事

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一个从古至今的故事

您有可能听说过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或者看过文献关于在好的时节和不好的时节品尝葡萄酒。因此我们想要分享些关于Rudolph Steiner先生的故事、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背后的想法以及葡萄园和酿酒厂已经运用到了何种程度。

葡萄园是如何在“魔术师”和月亮下展示魔力的

“When he spoke it was clear that he possessed the qualities of expositor and preacher to a matchless degree.”

-Loftus Hare’s account of Rudolf Steiner, 1922 Oxford Education Conference.

生物动力学理论的来源

当鲁道夫·斯泰纳(Rudolph Steiner)不是在神奇月亮的魔力下,而是在1924年夏天的日光下,首次给六十位充满热情的农业学家讲述他的观念时。他提出,是否这个未被证实的农业理论包括了星座,深奥宗教观和地球被视为一个生存和呼吸的生态系统的观点(想象一下‘阿凡达’)!1924年6月,斯泰纳在Koberwitz(波兰)发表了据说是世界上的第一场关于生物动力农法的演说,而这个概念及名称也是经历了多年的才有了雏形。

如今,斯泰纳的理论可能还是会在葡萄酒界有争议,尤其是在拉斯普丁作为俄罗斯帝国神父在尼古拉二世的统治时期。

但是正如月光笼罩着葡萄园,当提及生物动力农法的时候,或许我们也能够收集更多真相去证实那些争议。

选择有机还是非有机:葡萄栽培的困惑

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和有机葡萄栽培法尽管有相似之处,但是要先于有机法二十年。葡萄酒生产商和消费者对于无化学种植和葡萄共享着同一理念。例如,法国已经成为运用这一理念在他们自己的葡萄园种植最受益的的国家之一。事实上,在写这篇文章时,法国已经有近5000个种植有机葡萄的葡萄农——他们覆盖了超过9%的法国葡萄园面积。

葡萄藤上的红葡萄-生物动力农法会让它有区别吗?
葡萄藤上的红葡萄-生物动力农法会让它有区别吗?

有机和生物动力农葡萄栽培法都会避免使用人工化肥和杀虫剂以保护农田和土壤。然而,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的区别在于,它经过了新世纪的实践验证。部分的原则也曾遇到过来自科学界的质疑。他们包括,但不仅限于星座、顺势疗法和一些源自女巫的处方。考虑一下斯泰纳的以下处方来打理农场的土壤。

The bladder of the stag is connected . . . with the forces of the Cosmos. Nay, it is almost the image of the Cosmos. We thereby give the yarrow [root] the power quite essentially to enhance the forces it already possesses, to combine the sulphur with the other substances [in the soil].
Steiner’s 5th Lecture delivered at Koberwitz 1924

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日历

生物动力学日历会考虑进所有的葡萄栽培过程,从种植的收获,甚至是葡萄酒品尝,由于创始人的严格要求,所以整个过程都非常严谨。生物动力学日历上的每一天都和地球,火,空气和水这四个经典的元素相关,且早于柏拉图。

1. 根日 – 当月亮在地球黄道带地球象的任何一处。延伸一下,这个时间不要尝试西拉,因为它可能会尤其的苦。
2. 果日 – 月亮处在黄道带的火象上。相信这是品尝葡萄酒的最佳时候。
3. 花日 – 当月亮处在空气象上。您酒杯中的特浓情会更加散发出茉莉的香味。
4. 叶日 – 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如果你是天蝎座并且喜欢尤为动人心弦和苦涩丹宁味的美国味赤霞珠,那就快试试吧。除此以外的时间只会是葡萄生长的好时候。

生物动力农法的实践检验

在我们过去的启蒙领域以及已建立的酿酒科学,我们能够将生物动力农法建立成值得相信的标准么?

其中一个最著名的生物动力农法的实践研究在2002年于瑞士发表。该研究持续长达21年,最终认证了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在有机农场的成功,它的确会对土壤肥力起到积极的影响。然而,该研究遭遇过Eric Stockstad博士,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微生物学家强烈的质疑。他指出,瑞士研究组只能仅仅代表一个“极其狭窄的生态领域”。此外,另外一个问题为,此项研究所提供的材料只是在网络上可见,但并没有在瑞士的纸质媒体中提及。

在长达六年的跟踪后,来自华盛顿大学的Lynne Carpenter-Boggs and John Reganold发现“在被生物动力法栽培的植物和没有使用该方法的植物中,对于心理,化学或者生物参数测试,不存在着持续显著的区别”。

另一方面,一些葡萄酒种植者很开心生物动力农法让他们看到自己葡萄园作为一个生态圈是如何运作的。他们也相信,这个方法能够让他们不需要在土壤中添加潜在的有毒化学物质,并且生产出更佳健康,更高品质的葡萄酒,

许多推崇该种植法的葡萄酒生产商也同样发现了生物动力农法在实践中的价值,包括,在勃艮第的罗曼尼康帝酒庄,Nicolas Joly的Château de la Roche-aux-Moines,以及多纳河谷的米歇尔·莎普蒂尔,还有一些没有提及的新世界的葡萄酒商。尤其值得提及的是,许多法国葡萄酒酿造者也很欢迎相对较新的酿造法,在这种文化下以更好的维护他们的葡萄酒酿造传统。

此外,生物动力农法还甚至开发了学术研究。德国卡塞尔大学还与斯泰纳的研究一同在生态农业科学学院和他们的有机农业和食品部开展合作。

被填充满的牛角是如何而来的?

当然,任何关于生物动力农学的讨论如果没有提到一些关于牛角的故事,都将会有所缺失。你当然可以很容易的在线找到一些很奇怪的图片,并且有大量的!这儿有一幅来自于Stefano Lubiana,于2013年在塔斯马尼亚的Granton葡萄园拍摄的图片。这幅画面尤其展现了用牛角粪施肥的场景。

Production of horn manure (BD preparation 500) at Granton Vineyard

然而上面提到的论题似乎有些夸张。如果这会留下好的结果,那会有什么会被斯泰纳的实践伤害呢?或者说,如果科学的广度在这里变窄了的话,那我们能够不提及无杀虫剂葡萄栽培的好处么?是与不是。

至少说,这有些过于的简化了。

葡萄酒酿造商,消费者,支持者,质疑者

如今的葡萄酒制造商和消费者对这些技术保持着强烈的两级化。支持者表示,除了古怪的方法,生物动力酿造法保证了方法的成功、有质量的产品以及更加严谨的农场。因此,如果必须将牛角作为肥料,在春秋时节埋在土壤中又会发生些什么呢?

相反,质疑者指出这个方法成本太高且不易操作。考虑到当时过境迁,你需要将埋藏的牛角从地里挖出的时候,会给葡萄园带来何种影响。

其它的质疑者,还包括了一些觉得没有太大差异的侍酒师,到为生物动力法作为合理的实践而倾佩的科学家。

或许我们不要用牛角或薰衣草的香气来享用一杯美酒。但是或许我们会保留Pink Floyd 的专辑来作为舒缓的背景音乐(但是这对葡萄酒又有什么作用呢?什么都没有,他们仅仅是很美的搭配)。

最后,罗马诗人Martial曾说过:“只有通过喝酒,你才能让它散发它的美好”。

如果您对生物动力葡萄栽培法的葡萄园感兴趣,您可以浏览佳士得国际酒庄部在售的葡萄园介绍。我们提供从兴趣型的葡萄园到非常大型的商业型葡萄园。

或者您或许只是想要住进有葡萄园(不拥有葡萄园)围绕的优美环境?您也可以浏览我们在售的住宅地产。